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548、梦中神女——纪嫣然

作者:黑心师尊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【努努书坊 www.kanunu6.com】

    哪怕是赵王选择忽视朝野沸议,但巨鹿候赵穆铲除了乌氏倮这个敌手,势必会做大。如此来,哪怕赵王心底想要袒护巨鹿候赵穆,但作为赵王,他不可能坐视巨鹿候赵穆就此做大。而白贵在王宫比剑,走了一步好棋,做了赵王的女婿。

    有了这份关系,巨鹿候府的危机虽不至于就此化解,但地位却相比以前绝对要稳固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立儿,你有如此考虑,为父很欣慰。”巨鹿候赵穆听到白贵一句句剖析朝堂的局势,顿感大为有理,他又继续问道:“那立儿你为何又要在殿外....再与项少龙比斗一场?应不是为了一点名气吧。’

    在殿外的诸事,赵穆虽看出了白贵的一些深层用意。比如借此打击雅夫人这个侯府的“敌手”,还有让项少龙身败名裂

    但他听了白贵刚才的解释,感觉意不仅在于此。

    “大王召父候你入宫探讨秘事,想来就是立所献之策了。”白贵笑了笑,“信陵君让魏王深以为忌,不仅是因信陵君在魏国拥有不少食邑,豢养了一些私君、门客。还有一点,是因信陵君在列国的名气

    信陵君魏无忌拥有的私军、门客再厉害,也难以与一国抗衡,尤其是魏国这样的大国。但魏王却不敢对信陵君下杀手,究其原因,与信陵君魏无忌的名声有很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信陵君的名声大到了何种地步?秦国不敢东出的地步!

    窃符救赵之后,信陵君客居在赵国。后几年时逢蒙骜(蒙恬的爷爷)率秦军进攻魏国。魏王派使者请信陵君回魏国主持大局,并拜信陵君为上将军。列国听闻信陵君为帅,于是各派援兵救魏,于是乎,蒙骜战败。五国伐秦,后因魏王猜忌,魏国换了信陵君为帅,五国战败.

    如今天下名气最盛之人,绝不是七国的大王,而是信陵君魏无忌。

    “立儿你这是?’

    巨鹿候赵穆有点摸不准

    “养望!”

    白贵淡然一笑,“我赵国可以密使让魏国生乱,以致魏国难以插手燕赵之事。那为何我不能做第二个信陵君,让大王也忌惮于我!”

    他大大方方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先做第二个信陵君。

    一,贬斥雅夫人,竖立自己的正面形象。二,使出超凡剑术,闻名于列国。在游侠群体中竖立名望

    此外,巨鹿候可不缺乏招揽门客的钱财。

    “立要委屈父候了。’

    白贵话说到此处,突然正襟危坐,神色庄重,他言道:“若孩儿与父候你在赵国同朝为官必定会引起大王忌惮,唯有,

    后半句话他没说,但意思很明白。

    他以正派形象在列国扬名,势必要和巨鹿候赵穆划分界限。同样,这种划分界限,也能减少赵王赵丹的猜忌,可谓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当然,更深层的原因,白贵没有道明,和赵穆同流合污是他不愿的,有能当信陵君的机会,他岂会再去做一个巨鹿候赵穆。

    “立儿你说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巨鹿候赵穆点头,他倒是没想那么多。只是在赵王面前演一场戏罢了。他和赵立乃是父子,关系再差,又能差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见赵穆答应了他的请求,白贵开始和赵穆谈具体的事宜。比如招揽门客的钱财,在列国扬名的推手等等。

    “父候,孩儿告退了。

    谈完话后,白贵告退。

    回到他自己的院落住处后,一群侍婢已经为他准备好了沐浴所用的热水,更有身穿薄衫的美人为他宽衣解带。

    巨鹿候生活奢靡,对于他这個独子,亦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公子,今日让谁侍寝。

    沐浴完后,画屏入屋,请示道。

    贵族子弟,到了舞象之年后,基本都纳了妾。譬如赵穆,就是在和赵立相仿的年纪时,生下了赵立。到了赵立这时,亦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本公子最近练剑,正是需蕴养真阳之时,不可轻易泄露。”

    白贵拒绝道。

    练出阳神之后,转世后的他我更像是一层羽衣。他纵然可以让阳神融合“赵立”这今世身,但染了此界的因果,就没必要了。所以他更多的是炼化此身当做一个寄存阳神的躯壳。

    故此,这个躯壳的修为,需要他再次进行修炼。

    赵立元阳早失,按理说,修行道家功法事倍功半。但一点点元阳,在他眼中,着实也算不了什么,轻易间就可以弥补。

    只不过凡俗的侍妾,他现在可不想碰。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

    画屏应诺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公子打算泄欲,还是修身养性,都不是她能干涉的,全凭自己的喜好来。

    等内室无人之后,白贵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他将干将剑横置膝上。

    “越多动用自身的实力,越容易沾染到此界界因。想要挣脱时间线束缚,成就金仙道果,就需避开此项。故此以阳神居于躯壳之中,内练一颗金丹,是不少道家前辈所作之事

    “不过若是弃了自己实力,也非是好事。干将剑

    白贵内心沉吟。

    他是打算以干将剑当做此界的护身之宝。但让干将剑沾染到此界的因果,他心底还是有些不舍。

    “对了,此界或许亦有干将剑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白贵想出了一个法子,“以此界的干将剑当做西游世界干将剑躯体,就如我转生到赵立身上一样,这样干将剑即使会沾染到因果,但有了一层的阻隔,会相应少上不少,

    就像是后世公司不断套着马甲用来避税一样。

    因果也大抵如是。

    想及此,白贵从袖中取出紫珍灵镜,借助昆仑镜之力,查找此界的干将剑,不时,黄澄澄的镜面中显现出了一个画面。

    一个秀色的闺房内,一名身着白色衣裙的姝色丽人正意态慵闲的躺在中间长榻的高垫处。她头上梳着坠马髻,几缕发丝垂在了修美的玉颈上,在洁白的肌肤辉映下,让人觉得妩媚多姿。曼妙的身子被皓臂垂下来的广袖遮住了,但更显一丝惊心动魄的诱惑:

    白贵将目光从这丽人身上挪开,然后望向闺房内的陈设。很快,他便从中找到了钉在板墙上的剑架,剑架上赫然放着两把剑。正是干将和莫邪剑。只不过这两把剑和他手上的略有区别。

    画面一停。

    “不知此人是谁?”

    他轻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人的貌美尽管和嫦娥比不了,可在凡俗中亦算是夺目的了。

    他从书架上取下一张帛纸,然后沉吟片刻,开始以墨笔勾勒此人的样貌。短短片刻间,帛纸上就出现了这绝色女子的画像。

    “画屏,去将这画转交给父候,让他查明此女是谁!”

    “父候若要问起,你就说此女乃是我梦中之人。

    白贵叫画屏入内,将帛纸递给画屏,然后说道。

    巨鹿候在赵国可是一顶一的权贵,摩下门客纵然不如信陵君,可在列国中亦算是数一数二的了,想要找到一个女子,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他以昆仑镜推演干将剑的下落,得到此画面,已经算是不错了。若要再继续推演,势必要动用阳神之力。

    当然,若到事不可为的时候,他也不介意动用一下阳神之力。但现在有巨鹿侯府的势力可供使用,早点和晚点找到的区别罢了,他还不至于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’

    画屏领命,退下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巨鹿候赵穆让连晋传授了练气法后,又在尝试吐纳吸气。他得到了白贵的暗示之后,认为自己和白贵的体质一样,只要持之以恒,迟早也能达到白贵那样的地步。那样的话,世俗富贵唾手可得。

    他看出了白贵的剑技,那般实力,以一敌百绝对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甚至...,防守精密的话,以一敌千也有可能。

    此外,若是练气法可以强化身体,他连御数女恐怕也不是问题。有此美好前景,他不可能舍弃练气法而不修炼。

    书房门外,突然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讲!’

    赵穆眉宇一皱,喊道。

    画屏推门而入,她是赵立的贴身侍女,在侯府中的地位不低,有资格单独面见巨鹿候赵穆。她上前,捧着画卷道:“侯爷,这是立公子所画的画卷,让侯爷你帮他找到此女。’

    “此女?”赵穆会心一笑道:“立儿开窍了。’

    赵立尽管纳了三四个妾室,但这都是他张罗的。此刻赵立竟然领悟到了“强抢民女”,这让他欣慰不已。

    “不对,立儿不是说要做信陵君吗?”

    赵穆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是跋扈,却也知道信陵君的作风。信陵君魏无忌可不会强抢民女,至少不会明目张胆的强抢民女。

    “立公子说了,这是他梦中之女,请侯爷务必找到此女下落。

    画屏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梦中神女?’

    赵穆吃了一惊,连忙摊开画卷。

    画卷的美人倾国倾城,让人见之就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“这般貌美的女子,本候在甘丹确实也未曾见过。看来,立儿所言非虚。这应该就是梦中神女。梦中神女

    赵穆揣测白贵话中之意

    若是白贵未曾展露神迹之前,这一个梦中神女他虽然会去找,却也不会太放在心上。梦中神女,他曾听过这等轶事。譬如周穆王和西王母多次梦中相逢。

    这画卷的神女,极有可能对“赵立”,甚至是巨鹿侯府,有着极大的影响,不容忽视。“侯爷,我曾游历列国.

    “不知可否一观立公子所画美人之像。”

    在一旁就座的连晋起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。

    赵穆深深看了一眼连晋,他知道连晋可不是个忠诚之人,不过他也不惧怕现在的连晋另投他人。

    连晋接过画卷一观,讶然道:“此女和连晋在魏国时所见的纪姑娘有些相像。”

    见赵穆投来探寻目光,连晋解释道:“在魏国大梁存有一所雅湖小筑,属下所言的纪姑娘便定居在此处。纪姑娘多才多艺、文韬武略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常和列国名流畅谈局势,在魏國名聲不小。’

    “哦?想不到竟然是一个才女。’

    巨鹿候赵穆笑了笑,“既然知她應是纪嫣然,那也好办,明日我就遣人前去魏国探一探,若真是纪嫣然

    如此美人,他也想掳掠。只不过思及这是趟立的梦中神女,按捺住了性子。

    梦众神女可能是纪嫣然,白贵在次日就从画屏的口中得知了此事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着急。

    按照他所预想到的事情,他在王宫献出的计策,是让信陵君和魏王不合,从而致仕魏国内乱,给赵国喘息之机。那么这计策既然是他所献,没道理赵王不让他不参与此事。

    要是他是寒士,被人冒功还有可能。但他是巨鹿候赵穆之子,想想也知,这功劳一般人可夺不走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三日后,赵王召他入宫,派他出使魏国,完成计划。

    不过出使也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这次赵国出使魏国打的名义是,伐燕之后,夺取燕国的城池,一部分将赠给魏国。一是为了谢魏国不出兵援助燕国之事,二则是感谢上次魏国“窃符救赵”援手魏国之事....

    所以为了出使的可靠,还需快马加鞭赶制赵燕前线,询问信平君伐燕进度才可。不然连燕国一个城池还没打下来,就说割燕国之土,岂不是贻笑大方。

    五日后,

    也到了赵倩邀约白贵一同踏青的日子。

    不过陪同赵倩一同前来的,还有另一个敦厚少年,正是平原君赵胜的儿子少原君。

    赵胜是赵王赵丹的亲叔叔,也就是说,少原君是赵王的堂兄弟。因为平原君赵胜请信陵君魏无忌援救赵国之故,少原君在赵国的地位也是不一般,备受荣宠。信陵君的姐姐是平原君赵胜的夫人。

    以前,赵立虽和少原君打过交道,但两人并不怎么亲厚。

    不过赵倩和少原君关系就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立公子。’

    少原君面露笑容,“前几日立公子的剑术可以惊艳了王宫,最近几日,甘丹的大街小巷都在讨论立公子,有好事者将立公子你称呼为列国第一剑客。”

    他示好道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