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998章 捋直舌头

作者:喵喵大人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【努努书坊 www.kanunu6.com】

    随着话音的落下,无形的力量硬生生地将幽灵星海空间撕裂开一道口子,露出通向曼华殿外面的通道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始料不及的时候,有几道身影迅速闪现出现在云筝的周围,旋即风行澜几人毫不犹豫地越过通道,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离开!”凤元歌惊声。

    缇内敦见状,心里有种被戏耍的羞恼感,他当即抬起双手,凝聚起庞大的幽灵力量,顷刻间整个星海空间都为之一颤,摇摇晃晃,那被破开的道通也以一定的速度‘愈合’。

    缇内敦神色冰冷,“休想不经过俺的允许,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这时,蓝发老者老蒙敦不知何时出现在云筝的背后,他的双手祭出一张淡蓝色水晶似的天罗地网,那张蓝网瞬间朝着云筝的上方笼罩而下。

    强大的幽灵之力,让人顿时感觉到一阵刺骨的麻痹。

    云筝浑身的血液似乎被冰封住一样,只觉得僵硬无比,眼看着蓝网就要束缚住她时——

    她顿时召唤出饕餮,饕餮一出来就张开大口将那张蓝网猛地吸入腹中。

    云筝僵硬的身躯得到缓解,她立刻跃身挤进了那狭小的通道中,而与此同时饕餮也被她召唤回凤星空间内!

    突然,‘撕拉’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她的手臂竟然硬生生地被老蒙敦撕处一块肉来,鲜血飞溅。她忍着疼痛,反手朝着身后拍了一掌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“小偷,俺记住你了!!!”一道怒吼声传来。

    通道彻底关闭!

    云筝落在地面时,步伐踉跄了几下,痛得面色微微扭曲且惨白,她那左手手臂的鲜血淌过,滴答滴答地落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筝筝/阿云!”

    南宫清清几人立刻迎上来,扶住她,在看到她手臂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口时,眼神不禁流露出心疼的神色。

    南宫清清抓住云筝的手腕,脸色凝重地道:“筝筝,我先给你处理一下伤口。”

    “先出这曼华殿。”云筝态度坚决,留在这殿堂,不知道后面还会不会出现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莫旌眉头紧锁地盯着云筝,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扛出去!他着急地道:“就几步路的距离,我们快走!”

    云筝也不拖拖拉拉,直接闪身出去,然后转身回首望着他们,“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风行澜几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几人连忙跟上,终于出了这曼华殿。

    南宫清清眉眼肃然,小心翼翼地拉过云筝的手臂,为她处理伤口以及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“谢谢清清美人儿。”云筝露齿一笑,也趁此机会吞了一瓶丹药,随后看着他们问道:“黑、白令牌是谁抢到了?”

    郁秋扫了一眼她那血淋淋的伤口,敛下眼底的情绪,语气漫不经心地先道:“澜得到了白令牌,黑令牌则在清清美人儿那。”

    南宫清清蹙眉道:“是秋哥他们让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他们互为敌方的话,那她肯定是抢不过秋哥和旌哥。

    云筝正了正色,“我觉得很难凑齐十种颜色的令牌,所以我们还是秉承着靠数量取胜的态度,参加这次的考核秘境赛。”

    风行澜赞同地颔首,“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能凑齐十种颜色令牌,除了靠实力还要靠运气。

    只有取得的令牌数量多,才是名列前茅的最重要途径之一。

    很快,云筝手臂上的伤口被处理好了。

    趁着宇文舟等人还被困在幽灵星海中,云筝几人一起寻找着出口,不久后就找到了下去一层的通道。许是因为那两名神使被除掉后,就没有神力可以掩盖住出口与入口了。

    通道还是先前的那一座血色魔池的阶梯。

    云筝和小伙伴们在下去之前,察觉到一层内似乎没有什么活人气息,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郁秋挑眉,“他们应该是走了。”

    莫旌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,“我们在这里待了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南宫清清道:“大概有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先离开这座宫殿。”云筝瞥了他们一眼,随即身先士卒地踩上那阶梯,然后迅速地跃身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风行澜几人也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血色魔池依旧散发出渗人的魔气,上面还残留着一些骨渣。而宫殿已经倒塌了大半,一边高一边低,看起来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云筝走到了那副大门前,发现它是没有完全关紧的状态,而是半开着,还有点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从外面洒落几缕阳光进来,犹如在黑夜中见到了光明。

    云筝抬起右手拉了拉大门,结果下一刻传来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边大门砸落在地,还因此掀起了一股灰尘。

    小伙伴们顿时诧异地看着她,又看了一眼那仅剩矗立着的半边大门,流露出几分惊叹的神色。

    云筝:“……”我真没用力。

    她也不多辩解,挑了挑眉道:“走吧,说不定阿胤他们已经汇合了,正在等我们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秘境之外的众人看到云筝一行人离开了宫殿,而宇文舟等天骄还被困在幽灵星海,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有修炼者冷哼道:“为什么云筝不一起将他们都带出来?先前他们都肯救宇文舟他们,为什么现在又不救了?看来只是伪善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帝年恰好听到这话,被气笑了道:“我说怎么有猪在叫呢,原来是猪想一直不劳而获,得到了一次甜头,又想得到第二次,结果别人不给它了,它就恼羞成怒地骂别人伪善。啧啧,只有一些窝囊废,才会想让别人一直付出。”

    末了,他又补充道:“说某些垃圾是猪,还侮辱了猪。因为垃圾根本没有脑子,而猪还有脑子。”

    那修炼者听到这话,羞恼不已,他张口想要反驳,却半响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说啊,把舌头捋直给我说!”帝年吊儿郎当地倚在座椅上,似笑非笑地盯着那位修炼者。

    “帝年,你简直不可理喻!”那修炼者噎住,随即怒道。

    就在帝年欲要反驳的时候,他突然听到了自家妹妹语气急迫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哥,有什么传讯给我,我先出去几天!”

    帝年见她的神情凝重,心下微微一紧,然后出言询问道:“蓝儿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君樾那边出了一点状况。”帝蓝眼神凌厉似剑,浑身散发出一股不可侵犯的强大气场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