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四十四章 天道不公

作者:魔性沧月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【努努书坊 www.kanunu6.com】

    沈乐陵吓坏了,一方面是这一幕太惊悚,炎奴怎么把脑袋咳掉了?
    另一方面,也是关心炎奴,这是怎么了!
    冯君游连忙解释,把剑意断头,与瘟神诅咒说了。
    “你疯了嘛!敢亵渎神灵!”
    沈乐陵焦急不已,指尖亮起水花,滋润在炎奴的断颈之处,加速愈合。
    同时她能发现,炎奴咳嗽之中,有常人看不见的疫病之虫散出。
    “老鬼……咳咳咳……我好难受……”炎奴呼吸沉重,只觉得浑身不舒服。
    头疼、目眩、心悸、恶心、呼吸困难……感觉体内异物丛生。
    一时间本来要过来的李象周世等人,见他咳嗽,都不敢靠近了,疫病可是会传染的。
    黄半云倒是凑近扶住炎奴,关心道:“你怎么样……嘶!你怎么这么烫!”
    他手放在炎奴身上,仿佛摸到了一块火炭似的。
    此刻炎奴浑身发热,并不是真气所致,真气不会伤害他,所以在体内汇聚过多时,仅仅向外传递光热,而不是传递给炎奴。
    每次开启炽烈模式,严格来说,只是外界觉得热,炎奴自己是凉快的。
    而现在是炎奴身上每一寸血肉自己在发烫,乃是单纯的生病发烧。
    冯君游凝重道:“人一旦病得太严重,身体就会发热,烧死疫病之虫。但这是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,扛得过去则罢,扛不过去……呃……”
    说着说着,他忽然愣了,炎奴不怕热啊。
    他连忙把手放在炎奴身上,仔细感受。
    果不其然,炎奴现在的体温太高了,常人这种体温,早就死了!
    但炎奴不会受到伤害,再加上元气足,所以身体为了抗击这种疫病,可以不断升温。
    “呼,身体热乎乎的,好一些了。”炎奴感觉体温飙升,反而痛苦减轻了。
    冯君游立刻说道:“汇聚真气,全身发热,烧死这些疫病之虫!”
    “我真气用完了。”
    沈乐陵二话不说,一把草已经塞进炎奴口中。
    炎奴咽下去,立刻就拥有了五万多年真气。
    霎时间,通体发光,黄半云给他的那件外衣瞬间烧着。
    他沐浴在炽烈中,顿觉得浑身舒适许多。
    等到黯淡下去后,冯君游看得仔细,他全身的疫病,由内到外都被烧没了……
    “我好多了。”炎奴蹦蹦跳跳。
    “别抖了!”沈乐陵立刻又给他穿上一件藤甲衣。
    “你的确好了……但只能说……治标不治本吧。”冯君游看着炎奴体内的血光继续向外释放各种疫病之虫。
    这些疫病本不会立刻显现,但经过灰光的强化后,几乎是爆发式增长。
    冯君游摇摇头:“只要血咒在,疫病就不会彻底消失,杀之不尽,灭之不绝,不断滋生,直至你死为止!”
    他掐了个手诀,挥出一缕鬼火进入炎奴体内,想要尝试撼动血咒。
    沈乐陵也同样注入一团妙水,与老鬼合力,但血咒有灰光保护,他们丝毫不能动摇。
    别说血咒,就连那些疫病之虫,他们想用法术杀死都做不到,灰光轻松就化解了他们这点微末法术。
    “你亵渎神灵,瘟神将一缕神力射入你体内,你又中了一道神诅。”
    “现在这些疫病,所有的药,所有的功法,都休想医治,只能靠人体硬抗。”
    “得亏你发烧没有任何副作用,再加上有炽烈模式,这才扛得住。”
    说到这,冯君游有些庆幸。
    发烧既是治病的,也是疫病杀死人的一种症状,是以这方面没有被阻止。
    炎奴可以借此,以发烧遏制疫病。
    “那咋解除这种诅咒?”炎奴问道。
    “办不到的,神灵的咒诅,非仙人与神灵而不可解。”冯君游苦涩摇头,神灵的诅咒岂是他这种小鬼能解决的。
    “我只能给你笼上一层鬼气,防止疫病散播出去,不然你现在就是个超级瘟疫源。”
    炎奴蹙着眉,万分不解:“到底啥是神,啥是鬼?”
    沈乐陵诧异道:“你阿翁没有告诉你什么是鬼神吗?”
    炎奴摇头:“阿翁经常妖魔鬼怪一块说,我也分不清。”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沈乐陵神情恍然,乡野之人,往往分不清细节,敬畏一切怪力乱神,本来也搞不清楚。
    再加上炎奴性格直烈,爱钻牛角尖,很多事情跟他说不明白,想必阿翁也习惯了,继而自己也不太懂的事,就不会给炎奴说得太详细。
    沈乐陵哀叹一声,炎奴但凡了解这些东西,也不至于敢渎神。
    当即连忙解释给他听:“仙、妖我已经和你说过了,天道开妖灵窍,你们人类还要仙骨,妖类可以自己凝结妖骨。”
    “魔,其实也是修仙者,只不过不为正派所容,行事无忌,不敬天道,修行对他们来说,只是为了力量和手段。”
    “至于鬼、神,本质上都是灵体……人死归土而为鬼,归天而为神。”
    听到这,炎奴瞪大眼睛:“我阿翁总说要落叶归根,入土为安。原来人死了能变成鬼?”
    “那如果阿翁去世,是成为鬼,还是神?”
    他现在还对阿翁活着抱有幻想,没想到听到人死了就能变成鬼,那就更要找阿翁了,死要见尸!入土为安!
    怎料,沈乐陵轻叹,摇摇头:“非神非鬼,化为乌有。”
    “什么!凭啥啊!”炎奴急切不已。
    “事实如此……”沈乐陵抿着嘴,不断滋润炎奴脖子上的伤口。
    “因为人死归土而为鬼,不过是人们的幻想。是自古流传下来的文化传说,实则没有意义。”
    “这世间有天道,而无‘地道’。人死后想脱胎为灵体,只有两种可能。”
    “第一,拥有仙骨。”
    “死后灵魂有七日不灭,若入宗祠,受家族香火祭拜,可能凝为鬼体。”
    冯君游点头道:“没错,我就是如此……而如果受到天子册封,享国家万民祭拜,祭于天道,则为神灵。”
    “不过封神成功的可能很低,不是说天子想封就能封的,权威不足就是贻笑大方,重点还在于万民信仰够不够。”
    “尤其是近两百年,修仙之风盛行,没谁会有仙骨还留在红尘浊世之中,既如此,万民也不会记得他们。”
    “所以迄今为止,一半的神灵为始皇帝所封,一半是光武大帝所封,其他皇帝全部失败。”
    炎奴追问:“瘟神是谁封的!”
    冯君游告诉他:“光武帝,分封功臣为神,有云台二十八将为二十八星宿,又有诸多开国之臣,化为三雷、四火、五瘟神,共计四十尊神灵。”
    炎奴蹙眉:“这皇帝有病?怎么还要封瘟神?”
    冯君游面色一肃,生怕他口无遮拦,急忙道:“不可胡说!光武帝圣德灵威,龙兴凤举,攘除祸乱,诛灭无道,是应天命而成帝业,受天下士族和百姓爱戴。”
    “其册封瘟神,乃为主管天下疾病,如此天下一切疾病皆有解法,而不至于朝廷束手无策。”
    “那为何百姓还是病死?”炎奴歪头。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冯君游无法回答,这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。
    见炎奴不断追问,只能说道:“有解法,不一定就有条件能治病……天下若不乱,百姓丰衣足食,当然遇病不忧。”
    “这与瘟神无关,若无瘟神,则一切任自然,那纵然万贯家财,也可能病死,何其苦也。”
    炎奴有点明白了,没有瘟神,则不光是穷人病死,富人也会病死。
    一切任自然,谁都可能得上药石无解的疾病。
    见他沉思,冯君游又说道:“如果没有仙骨,那成为鬼神还有第二种,即天道点化。”
    “这和妖的来历很像,没有仙骨就得看天道给不给造化了。”
    “若人死时执念极深,情达于天,哪怕没有仙骨,天道也有可能令其化为疫鬼灾神,受天道辖制,生来就是给人间带来灾难祸患的。”
    “像那一目五先生,就是天道点化的疫鬼,专门吸死染病之人。而灾神就更厉害了,可降下种种灾害,为祸一方。”
    “你不要问为什么,这是天道秩序,哪里降灾,自有天理在,若无灾神,则一切任自然,说不定哪天皇城就被地震毁灭了。”
    炎奴呢喃道:“所以咱们贱民死了,最多只能成为灾殃么?”
    仙骨仙骨,什么都是仙骨,天道天道,什么都要天道。
    仙家无庶民,就连变成鬼,都只是贵人有资格。天道何其不公?
    “为什么没有地道?”
    冯君游哑然失笑,他怎么知道呢?
    沈乐陵歪了歪头:“故老相传的东西,真一半假一半的。人们都说敬天礼地,天道我是感应到了,可地道却根本不存在。”
    “总说皇天后土,其实只有皇天……没有后土!”
    说着,她俯下身,抓起一把土:“也许所谓山河水土,自然万化就是地道吧,它自然而然养育一切,无知无觉,承载着世间万象众生,无欲无求。”
    炎奴呆呆道:“万物都依赖它,它却没有任何要求,我觉得比你口中的天道伟大多了。”
    沈乐陵将沙土撒落,吹了口气,洗尽手中的尘埃:“天道有意人有情,独独大地没有心。它所有的意义都是我们赋予的,自己终究是没有意志的死物。所以天地秩序,皆由天道所定。”
    “如何能让地道存在?”炎奴茫然。
    沈乐陵好笑地耸耸肩:“我怎么知道?那是魔道中人想的事,他们不敬天,只礼于自然,甚至弄了个地狱,拷虐修士。”
    “天地理论上应该是一齐开辟而出,如今只有天道,也许地道还没到出现的契机吧。”
    “什么契机?”炎奴频繁追问。
    奈何沈乐陵真不知道:“这些东西玄之又玄,我连天道都弄不明白,何谈根本不存在的地道?总之这个问题,我回答不了。”
    “我修的是五行道术,别的也不懂,所以别问,问就是火生土!”
    火生土?所以是差一把火么?
    炎奴听不懂,只是默默记下,不再追问。
    ……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