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248章 是个白切黑啊

作者:素人洋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【努努书坊 www.kanunu6.com】

    楚宥一来,赵晓月自觉的结束了和年父的聊天,还不忘悄悄朝年余余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年余余假装没看见她眸子里的揶揄,和年父说话,“爸,我和楚宥带晓月去吃饭了,我等会把饭给你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年父摆手,“你们快去。”

    几人出了病房,赵晓月挽着年余余的胳膊,楚宥走在年余余的另一侧,刚进电梯,就看见朝门口张望的李北泽。

    李北泽看见几人,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“楚医生~”

    “余余~”

    他不认识赵晓月,只朝赵晓月露出个自以为魅力无限的笑容。

    电梯里人多,楚宥直接忽视李北泽,年余余则笑着朝他点了下头,然后就听见赵晓月凑到她耳边小声问:“这个花孔雀是谁?”

    年余余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贴切的形容词。

    她也用气音道:“楚宥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她又补充了一句,“也和陆秉昊一起玩的。”

    话落,赵晓月的表情有些微妙,没吱声。

    电梯降到一楼,大家一窝蜂的挤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北泽厚脸皮的粘到楚宥身边,朝赵晓月的背影抬了抬下巴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生是谁?”

    楚宥瞥他一眼,“余余的大学室友,你别瞎惦记。”

    李北泽不服,“我就问问。”

    楚宥轻飘飘的,“老陆已经惦记上了。”

    李北泽:“???”

    是他想的那个老陆?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不敢相信,“陆秉昊?”

    楚宥睇他一眼,没搭腔。

    李北泽:“!!!”

    禽兽啊!

    说好的美女眼前过,代码心中留呢!

    居然背着他勾搭妹子!

    李北泽感受到了浓浓的被人背叛的心痛感。

    他颤着嗓子,“他俩是你女朋友牵线搭桥的?”

    楚宥沉吟几秒,“不算是。”

    李北泽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到底是还是不是?

    倏的,他眼睛亮了亮,不顾楚宥不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的臭毛病,牢牢扒住楚宥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楚宥,年余余还有没有什么闺蜜和同学。”

    一个姜菁妤和周云宴成了。

    现在又跳出个大学室友便宜了陆秉昊。

    轮也该轮到他了!

    楚宥额角跳了跳,嫌恶的抽出胳膊,“离我远点!”

    李北泽卖惨,“楚宥,可怜可怜兄弟吧。”

    之前他们四个人,就他有女朋友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四个人,马上就剩他一个单身狗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还是什么风水轮流转吗?

    难不成把他的桃花运全转给楚宥他们三个了?

    两人的动静闹得有点大,惹的走在前面的年余余和赵晓月同时回头看。

    赵晓月:“楚医生的这个朋友,是不是脑子不太正常?”

    年余余:“……”

    --

    几人进了食堂,各种食物香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年余余拿着楚宥的饭卡,拉着赵晓月去吃她觉得是食堂top的麻辣香锅。

    而李北泽,还没放弃纠缠楚宥。

    “楚宥,我不挑,只要是单身的女的,不论大小都可以!”

    楚宥:“滚。”

    “楚宥,你太狠心了,我们十几年的兄弟情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现在绝交。”

    李北泽:“……算你狠!”

    他放狠话,“有本事你以后也别求我帮我帮忙!”

    楚宥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买份饭,给余余的父亲送去病房。”

    李北泽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,“楚宥,你别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搁这谈恋爱,不给我介绍女朋友就罢了,还让我给你未来老丈人送饭?”

    真当他李北泽一点脾气也没有?

    楚宥:“我帮你问余余有没有单身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李北泽瞬间变脸,脸上挤出笑,“好嘞,都是朋友,这点小事随便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咱年叔有没有忌口?喜欢辣的还是清淡的?”

    --

    麻辣香锅的窗口前人不多,年余余拿着塑料框和赵晓月挑挑拣拣的选菜。

    赵晓月:“你家楚医生不和我们一起吃?”

    年余余:“!!!”

    对了,楚宥呢?

    她回头看,却没看见人影。

    赵晓月:“……他刚刚被他那个朋友拉住了。”

    年余余脸上露出尴尬表情,她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“等会让他单独买别的吧,他喜欢吃清淡的菜。”

    虽然楚宥现在大多时候跟着她的口味吃,也能吃一点辣。

    但是,赵晓月比她还能吃辣!

    她怕楚宥会嫌太辣,又偏偏假装没事人一样和她们一起吃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赵晓月点点头。

    年余余把装满菜品的塑料筐放到电子秤上称重,刷了楚宥的饭卡后挽着赵晓月的胳膊到一边等待。

    她想起昨晚匆匆结束的聊天,犹豫了几秒,还是开口问道:“晓月,你现在是和陆秉昊住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话落,年余余反应过来她说的话有歧义,她想问的是赵晓月的员工宿舍和陆秉昊是不是在一个小区。

    然而,她刚想找补,就听见赵晓月极为震惊的声音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陆秉昊那个混蛋,他不是说不会告诉别人?”

    “他偷偷告诉楚宥了?”

    年余余迷惑脸,“……我其实是想问你们是不是住一个小区。”

    她即使慢了半拍,也反应过来了,“所以,你俩是住一起了?同居?合租?”

    自己卖了自己的赵晓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吃了嘴快的亏!

    她犹犹豫豫,在年余余的注视下,一咬牙还是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陆秉昊那个狗东西一开始就骗了她,公司压根没有什么员工宿舍,而他也没有她想的那么大度,真的对她之前冤枉他是偷拍狂的事不计前嫌。

    他趁着她入职签入职协议的时候,各种花言巧语,而她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,和他签了一份不平等条约。

    赵晓月要住进陆秉昊的房子里,用劳力换取他的谅解,包括但不限于给他做饭、打扫房子卫生等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她不仅要上班接受陆秉昊的压榨,下班了还要给陆秉昊当保姆,直到陆秉昊彻底原谅她,不然她就要赔七位数的违约金。

    年余余惊呆了,她之前一直以为陆秉昊浓眉大眼的是个老实人,没想到是个白切黑啊!

    窗口叫了两人刚刚拿的号码牌,赵晓月见年余余没反应,自己去窗口端菜。

    楚宥找了过来,看见年余余,还没开口说话,就看见她用一种极其复杂又微妙的目光扫量他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停住脚步,默默思索起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什么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