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2219 不会信

作者:九月鹰飞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【努努书坊 www.kanunu6.com】

    何无忌的外婆虽年近七旬,精神却很好,收拾得干干净净的,手脚也特别麻利。

    见了顾雪姿,听说是学校的老师,特别的热情。

    不过顾雪姿感觉得出,何无忌外婆的眼光有些特别,但稍想一下也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么久的时间,矿上的事必然早就传到了何无忌外婆耳里,而那些人并不知道真相,自然都以为顾雪姿是何无忌的女朋友,何无忌外婆当然也会这么看。

    至于说什么老师,她这会儿其实是不会信的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顾雪姿顿时就有些红脸了,老师的面孔完全不能摆出来,摆出来外婆也不信啊,只好算了。

    说了一会儿话,看看不早了,虽然夏天黑得晚,但桃溪出去一截路不好走,五十多里路要一个多小时呢,必须早点走,便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谁知何无忌外婆却一定要留她住一晚上,说中午饭也不在家里吃的,现在饭都不吃就走,无论如何对不住人,就算不住,至少至少,要吃了饭再走。

    顾雪姿知道,农村人有这么个习惯,亲戚什么的来了,饭都不留着吃一个,是非常失礼的行为。

    何无忌外婆这么大年纪了,又这么热情,虽然顾雪姿说四五点钟才吃过,但何无忌外婆坚持,说哪怕意思一下也好,她根本推不掉,只好答应。

    阳顶天解释:“我外婆就是这样的人,特别好礼。”

    顾雪姿微笑点头:“老辈人都是这样的,我外婆也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顾老师你不要担心,最多我呆会借辆摩托车送你回城,村里有不少人有摩托车的。”

    这里顾雪姿心里突然生出一丝顽皮之意,笑道:“我住一晚上就不行吗?急着送人走,可不是待客之道哦。”

    阳顶天自然点头:“行,行,当然行,我们家老屋就我和外婆住,我们睡东头,你可以睡西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行了。”顾雪姿笑,看着阳顶天似乎有些呆愣的样子,她嘴里突然就冒出一句:“你不许乱想。”

    其实不说这话还好,说了这话,气氛反倒有些暧昧了,顾雪姿自己也有些尴尬,便说:“我去给外婆帮忙。”

    阳顶天就觉得有些好笑,不过随即提醒自己:“我现在是何无忌,是学生,嗯,要拘谨一点,要有学生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定一定神,尽量把以前阳顶天的记忆忘掉,全心代入何无忌,这种学生开始的人生,或许会很有趣。

    外婆哪肯要顾雪姿帮忙,不过她帮着择菜,外婆跟她说着话,很开心。

    而且外婆准备的菜特别多,到弄好了,差不多八点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农村吃饭本来就晚,都成习惯了,阳顶天表示有些不好意思,顾雪姿却能理解。

    顾雪姿饭量不错,她是那种怎么也吃不胖的人,而且先前说吃席,那么多人,她其实根本没吃什么。

    这会儿外婆又特别热情,不住的给他夹菜,老年人有趣,还专门准备了公筷,手艺也好很,一些家常菜,却特别的香,一顿饭吃完,九点多了。

    阳顶天说:“我去借白菜的摩托车,很快的,四十分钟就到学校了。”

    外婆忙说:“晚上慢点开,不要开那么快。”

    又跟顾雪姿解释:“那条路给煤车子全压烂了,特别不好走,要不,你就住一晚吧,这么晚出去,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她最后这话,有勉强,也是试探的意思,老年人还是很通情礼的,老师也好,女朋友也好,住不住,都得她自愿。

    但顾雪姿听了,却想到了另外的事。

    现在九点多了,何无忌送她回去就十点多了,然后还要回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住校,摩托车要还啊,大半夜的,路又烂,确实不安全。

    她本来先前只是开句玩笑,根本没想过真要在何无忌家里住的,无论如何,她到底是个年轻的女孩子,在男学生家里住一晚上,这学生还牛高马大的,说出去确实不太好。

    但这时候却转了心思,顺口就答应了:“摩托车走夜路确实不安全,何无忌等下还要送车回来,那就算了,不要去借了,我住一晚吧,只是麻烦外婆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不麻烦。”外婆连忙应声:“被子都是干净的,凉席也是新买的,保证没什么气味。”

    何无忌两个舅舅,都起了新屋子,住出去了,老屋就外婆和何无忌住。

    老屋是那种典型的田字型结构,就是一边里外两间,合在一起,刚好是一个田字,中间还有个厅屋,用来放农具杂物什么的。

    何无忌外婆平时住东头,何无忌住西头,如果来了客,楼上可以住,厅屋里也可以住,架个凉床就行了,就是这么个打算。

    陪外婆说了一会儿话,外婆说累了一天了,让顾雪姿他们早点休息。

    洗漱了,阳顶天引顾雪姿到东头来,床在里屋,老式的架子床,不但被子席子是新的,甚至纹帐都是新的。

    有一张书桌,也是老式的那种,很结实粗旷,窗梁是木头的,居然还雕得有花。

    第一眼,顾雪姿觉得很新奇,有一种很幽古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阳顶天带上门出去,四下突然就一静,仿佛突然间穿破了时空,到了遥远的古代,顾雪姿心里猛然就生出一种虚弱的感觉。

    莫怪,她其实就是个二十二三岁的女孩子,老师,那只是一个职业而已。

    站在课堂上,有职业的外衣加持,她胆气很足,但在陌生的地方,尤其是在这样的夜晚,周围的一切又都带着古老的味道,她心慌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“哎,何无忌。”顾雪姿急忙就追出去。

    阳顶天刚出了外屋,到了厅屋门口,听到叫声,回过头来,疑惑的道:“怎么了顾老师,少什么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顾雪姿摇头:“不少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?”

    顾雪姿有些为难,她看着阳顶天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如果阳顶天是她的男朋友,她当然可以毫无顾忌的撒娇,但阳顶天只是她的学生,这就让她有些难以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习惯是吧。”

    阳顶天猜到了她的心思,当然不会直接说你是不是害怕,而是绕个弯子。

    他笑了一下:“是这样的,我们这老屋是独幢,跟邻居离得远,然后又都是老式家具,一般人,尤其是城市里的人头一次,都不习惯,这样吧,我把凉床搬到外面这屋里来,屋里屋外的,有什么事,你喊一声就可以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原来男孩子居然也可以这么体贴人的,顾雪姿还是头一次知道呢,红着脸点头:“那好啊,要不要我给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阳顶天居然不客气:“你帮我把那两条凳子架起来就行了,隔一个人的距离。”

    顶天不客气的让顾雪姿帮着做事,气氛反而更融洽。

    顾雪姿把两条凳子摆好,阳顶天搬了凉床进来,原来他这种子凉床是没脚的,平时可以竖着靠墙而放,就不占地方,要睡的时候,两条凳子一架,就是一张床铺,特别方便。

    看阳顶天把凉床摆好,顾雪姿自己进屋去。

    这种门是那种老式的木门,门栓也是那种老式的栓子,因为年岁久了,门有些变形,栓子栓不上。

    阳顶天先前没想起,顾雪姿栓了两下他才发觉,忙道:“哎呀我忘了,这门有些变形了,顾老师你等等,我到店里买副铁门销来,马上给你钉上,十分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就要往外跑,顾雪姿叫住了他:“算了,别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阳顶天,微微笑道:“老师相信你,就不栓门了。”说着轻轻掩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这女老师不错。”阳顶天微笑,随即想:“不对,我是何无忌,嗯,应该是,冰川天女今天变了性子,很随和哦。”

    他自己也到凉床上躺上,看着瓦屋顶,也有一种新奇的感觉,很好。

    刚闭上眼晴,突听得里间顾雪姿一声尖叫,这声尖叫里而且带着了巨大的惊吓,仿佛看恐怖电影一样。

    阳顶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听得这声音不对,下意识的跳起来,推开门,一步就跨了进去。

    纹帐已经放了下来,灯还是亮着的,就因为纹帐放下来了反光,阳顶天看不清楚,只看到纹帐里面影影绰绰的。

    他又不好掀开帐子,女孩子,顾忌很多的,但就在他刚要张口问怎么回事,纹帐突然就掀开了,顾雪姿猛一下就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床上不知道有什么,顾雪姿跳得太猛了,这一下,居然就硬生生的扑进了阳顶天怀里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