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2220 枕头下有蛇

作者:九月鹰飞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【努努书坊 www.kanunu6.com】

    好死不死的是,因为老屋的灯是那种老式的拉线开关,顾雪姿撩起帐子往下跳,手臂动作有些大,刚好带着拉线,把拉线也扯断了。

    床上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惊吓,还有突然而来的黑暗,可能这些都吓着了顾雪姿,她不但死死箍着阳顶天,还不停的叫:“呀,呀。”

    阳顶天只好伸手搂住她,急问:“怎么了顾老师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蛇雪姿牙关都在打颤,声音也带着了哭腔:“枕头下有蛇。”

    原来,顾雪姿刚才上床要睡的时候,枕头不舒服,动一下枕头,结果枕头下面突然就钻出一条蛇来。

    她从小到大,最怕蛇了,更何况是从枕头下钻出来,所以就吓了个魂不附体。

    然后受惊起跳,就便宜了阳顶天。

    听说是一条蛇,阳顶天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农村里本来蛇就多,尤其老屋背后靠着桃溪,溪中蛙多,蛇自然也就特别多,经常爬到屋里来,有时甚至会爬到床上。

    最夸张的,更有在铺床的稻草里面做窝的,一般人无缘无故也不会去翻床草啊,结果过了几个月,床上到处是小蛇乱钻乱爬才知道。

    阳顶天见得多了,也不在乎,忙安慰顾雪姿:“没事的顾老师,家里的蛇一般是老鼠蛇,不咬人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轻松,可顾雪姿不这么想啊,她真的是吓坏了,枕头底下一条蛇啊,还有比这更恐怖的没有。

    这时身子还在抖,口中也叫:“蛇咬人的,怎么不咬人,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她不抖还好,这么在怀里抖,就有些要命了,阳顶天道:“顾老师,不要怕,我先抱你到外面去。”

    把顾雪姿抱出去,放到外面凉床上

    这时外屋的门突然给推开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跟女老师同睡一屋,所以阳顶天外屋的门是没栓的,就虚掩着。

    进来的却是外婆,一看这个样子,愣了一下,随即转身就走,口中还解释:“我给你们送个手电筒来,怕晚上起夜,我看亮着灯,又说话,还以为----你们继续,手电放门外啊----。”

    顾雪姿知道外婆误会了,这个样子,换任何人都要误会啊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两个人,尴尬一下也就算了,再给外人看见,顾雪姿真是羞到了极点,忙解释:“外婆,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知道。”外婆连声应,而她转身的刹那,顾雪姿看见,她在笑,不是看笑话的笑,而是发自内心真正欣慰的笑。

    她的脸本来已经有些发皱了,这一笑,却就象给熨斗熨开了的旧衣服,突然间就平滑了起来,她还反手带上了门,最后还说了一句:“外婆也年轻过啊。”

    这轻轻的一句话,彻底打败了顾雪姿,她再也无力解释了。

    阳顶天也知道不好解释,道:“我先把拉线接起来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说,顾雪姿想起来了:“小心有蛇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阳顶天哪会把一条蛇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到里屋,还好,开关线只是中间断了,接上打个结就行。

    掀开帐子,那条蛇直接溜到了席子底下的稻草里,顾雪姿千万莫说她吓着了,其实可怜的蛇儿也吓着了,阳顶天掀开稻草,那蛇还缩成一团呢,就是条老鼠蛇,本来也不是个凶的。

    阳顶天伸手就捉了,本来反手就要从窗子眼丢出去,后来一想不对,不给顾雪姿看见,难免她疑神疑鬼,但捉了蛇出来,道:“蛇捉住了,这种蛇不咬人的。”

    他不在乎,可顾雪姿在乎啊,眼见阳顶天捉了一条蛇出来,那蛇吐着芯子,身子卷在阳顶天手上,尤其翻着雪白的肚子,那份恐怖呀,顾雪姿吓得又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“我把蛇丢出去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它会不会再爬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?”阳顶天笑:“其实真要说起来,蛇的胆子比人小的,你见过杀蛇没有,蛇胆就一点点。”不过看顾雪姿实在怕得厉害,便道:“那我拿出去打死好了。”

    谁知顾雪姿却还是个环保主义者,一听这话又摇头了:“蛇是人类的朋友,不要打死它。”

    得,这会儿又是朋友了,见到个朋友你吓得要死,阳顶天简直无话了,只好答应她:“那我丢得远远的吧。”

    谁知他说远远的,顾雪姿又害怕了,怯声道:“你别去太远了,我---害怕。”

    到这一刻,阳顶天彻底认识到,所谓的冰川天女顾老师,其实就是个普通女孩子,娇气又麻烦,与其她任何没有经过生活打磨的女孩子没有丁点儿不同。

    “好,我就丢到门外。”阳顶天打开侧门,把蛇丢了出去,关上门,又洗了手,道: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进了屋,顾雪姿却不敢上床,反而站到了阳顶天身后,满脸害怕的看着床上:“还有没有蛇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了。”阳顶天虽然敢拍着胸脯担保,不过看她那样子,拍胸脯估计不行,只得把帐子撩到帐杆上,然后先把席子拿下来,再又把铺的稻草一缕一缕分开给她看了,又拍了拍床板,再到床底下看了一圈,道:“是吧,没蛇了吧,什么东西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再又把席子垫上,还把蚊帐四面都压好,道:“帐子这么压住了,无论蚊子也好什么也好,都不可能钻得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亲眼这么看过了,顾雪姿心中的害怕终于消散了些,钻进纹帐里,阳顶天转身要出去,谁知她又出声了:“你别走。”

    阳顶天愣住,这什么意思?

    或许顾雪姿自己也觉得这话有毛病,道:“我---我害怕,万一外面又进来蛇。”

    她这不是乔情,是真的害怕。

    古式的窗子,老式的楼板,最初第一眼,她觉得古意盎然,然而这会儿再看上去,却觉得窗缝里楼板缝里,好象到处都藏着蛇,或者其它不知名的东西,随时都可能钻进来,只要她睡着了,天啊,想想都害怕。

    阳顶天没办法了,想了想:“那要不我搬了凉床进来,也在里间睡。”

    这么孤男寡女的同睡一屋,好象确实不太好,但顾雪姿想来想去,害怕心里到底占了上风,枕头底下摸出一条蛇,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,实在是太恐怖了,她今晚上,真的吓坏了。

    相对来说,男人反而没那么吓人。

    她就轻轻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阳顶天没想到她真会答应的,不过顾雪姿即然答应了,那就没办法了,只好搬了凉床进来。

    这会儿顾雪姿不肯下床帮忙了,也不需要她帮忙,摆好凳子架好床,阳顶天道:“要不要熄灯。”

    顾雪姿其实想亮着灯,但阳顶天也在房里,这蚊帐又是半透明的,亮着灯实在太尴尬了,只得又轻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不过这么同屋睡,顾雪姿可就睡不着了,翻来翻去的。

    “顾老师,你是不是睡不着。”阳顶天问。

    顾雪姿道:“影响你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那到不是。”阳顶天忙摇头:“其实我也睡不着,不过对付失眠,我有个法子,我会一段催眠曲,哼着哼着就睡着了,要不我哼一段,说不定我两个都能睡着,你要不要听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会催眠曲?”顾雪姿来了兴致:“你哼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别笑啊。”阳顶天哼起来,曲子却是梦陀铃,费玉清的那个。

    顾雪姿一听,这什么催眠曲啊,不过她本来就是有些紧张,又有些害羞,这时阳顶天哼哼歌,到能让心神松下来,说来神奇,没多会,就觉眼皮子发涩,竟然真的睡着了,睡着之前,她还在想:“竟然真的有催眠的效果,这个人,还真是神奇呢。”

    顾雪姿一跤跌进黑甜乡,做了一个梦。

    她突然到了古代,而且做了新娘子,大红喜服,大红盖头,正跟人拜堂呢。

    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,夫妻对拜,牵进洞房。

    她觉得挺有趣的,一时也不知道着急,真的进了洞房了,才猛然意识过来。

    不对啊,我怎么随便就和人拜堂呢,不行,我不能随便嫁。

    但心里急,身子却不知怎么回事就是动不了,然后耳边好象有个声音说:“古时候的人就是这样的,父母之命媒灼之言,夫妻是要进了洞房才能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怎么能这样呢?顾雪姿那个急啊,却没办法,心里隐隐又有些好奇,这个新郎官到底是谁呢?不知怎么回事,突然又想到了四阿哥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四阿哥吧,我可不要,猪尾巴丑到死。”

    不过一想好象又不对,好象不是在清朝,正胡思乱想着,盖头一下揭开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害羞了,这是要命的时候啊,先看清新郎官是谁吧,这一看,怎么这么眼熟啊,浓眉大眼的,这不是何无忌吗?

    好象不对,怎么能是何无忌呢,不过不知怎么,一颗心就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突然之间,说就有了孩子,一个大胖小子,然后何无忌从外面进来,裤管还卷着,说他耕田刚回来,老牛给力,今天犁得特别快,所以回来得早点儿。

    这时儿子要吃奶了,她也不怕羞,直接解开衣服就喂,阳顶天凑过来,先逗了逗儿子,然后眼光就落到她胸脯上,居然涎着脸说:“饿死了,我也要吃。”

    她有些羞,好象又有些喜,看着他嘴凑过来,只觉心中说不出的开心。

    但儿子不干了,这小子,腿一撇,一泡尿高高飚起,再飞淋而下,全淋在阳顶天脑袋上----

    她一下就笑醒了。

    睁开眼,原来天亮了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