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2223 一起下车

作者:九月鹰飞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【努努书坊 www.kanunu6.com】

    还好车停了,阳顶天赶忙下车:“那我去打发他们滚蛋。”

    顾雪姿不住校,在外面租房子住,她本来想跟阳顶天一起下去,但一想又停下了。

    她身上泥巴点点不少,而且校门口到处都有人认识她,这个样子跟阳顶天在一起,尤其又是一起下车的,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不过她已经见识了阳顶天的本事,也不担心,多坐一站,自回租屋去了。

    阳顶天下车走过去,大灯女一眼就看见了他,忙叫了一声,四个人站成一排,等阳顶天到面前,四人齐齐躬身,大灯女道:“我们有眼无珠,得罪了高人,这两天真心悔过,还请高人高抬贵手,饶了我们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红毛三个也道:“请高人饶了我们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他三个大胖子,主要是胖得稀奇古怪,人家胖子眼珠大,他们却快胖得眼缝都没了,所以本就有不少人留意,再这么一闹,看的人更多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带四个人到旁边一条冷僻些的巷子里,手一伸:“身份证。”

    他不怕四人报复,但要留个心眼,要身份证的意思是,我知道你们了,小心点儿,别以为逃得了。

    四人身份证到都带在身上,阳顶天看了一眼,指着红毛道:“你这个不象,不是你本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本人啊,绝对是的。”这肥气就是胀气,不是一个地方胀,是全身上下到处都胀,因此红毛三个不但眼皮子胀得不见缝,咽喉也胀得肿了一圈,说话嗡声嗡气的,还艰难解释:“可能照的是大头照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现在就是大脑袋,为什么不象。”

    这是大脑袋吗?这都成猪头了好不好?红毛几乎要哭出来了:“真的是的啊,绝不敢欺瞒高人的。”

    大灯女也插口:“我可以给他做证,确实是他本人,不过拿身份证的时候他才十六岁,所以样子有点变吧。”

    阳顶天哼了一声,其实他早看出来确实是红毛本人,不过对这些家伙,不诈诈他们不会记心,斜一眼大灯女:“你这个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大灯女脸微微一红,左右看了一眼,怪事,这会到是怕人看了,不过这巷子在学校侧后,极少有人过路,尤其看到他们几个怪模怪样的,更没人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戴了这个。”大灯女解衬衫,里面是个暗红色的大海绵罩罩,不过一边的海绵给掏掉了,只留了一边,于是看上去,两边就一样大了,女人果然是魔法师。

    “大侠,求求你,赐下解药吧,实在太痛了。”大灯女哀求。

    “这次饶了你,下次记心了,再撞到我手里,我会倒过来,让你比他们还胖一倍,至于你们。”他指指大灯女又指指红毛三个:“我会让你们瘦,把你们的瘦脖子箍成一根筷子,让你们一辈子只能吃面条,而且只能一根根的吸进去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太恐怖了,想象那种情形,脖子瘦得象筷子,任何稍大一点的东西都吃不下,即便吃面条,也要一根一根一点一点的往下吸,红毛三个吓得猪头失色。

    关健是,两天一夜的折腾,他们确信,阳顶天确实是真正的高人,是确实可以说得出做得到的,这个才真正吓人啊,连声道:“再不敢了,再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看他们吓得差不多了,阳顶天也懒得再废话,手指一弹,直接一缕气弹出去,正弹在大灯女的车灯上,大灯女啊的一声叫,猛地捂着灯就蹲在了地下,惨叫不绝。

    “波姐。”红毛几个脸上变色,却又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大灯女自己却知道是怎么回事,因为已经明显胀大了,显然是箍着的气松开了,气血灌进来,一时受不了,所以才这么痛,忍着痛道谢:“多谢大侠。”

    阳顶天哼了一声,屈指再弹三下,弹在红毛三个身上,随即把身份证往大灯女身上一甩,飞身出了巷子,头也不回的道:“在这里呆半个小时,把屁放出来了,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话未落音,身后已是屁响连天,那屁是真响,而且是三人连环响,阳顶天听了都觉好笑,也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他到记起一件事,给顾雪姿打电话:“雪姐,我想搬出来住,可不可以?”

    顾雪姿这会已经到了家里,正准备洗澡呢,接到他的电话,还是下意识的掩了下胸部,却嗔道:“怎么着?拿命换来的五万块奖金还没到手吧,就急着要花掉了,是不是想和女朋友双宿双飞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。”怎么她就专掂记这件事啊,阳顶天叫苦不迭,慌忙解释:“雪姐,你知道我会功夫的,但我年纪不大,功夫还得练,可在宿舍里练功又很不方便,以前都是半夜翻墙进出,这样不好是吧,所以我想搬到外面,这样即不影响别人,也有利于我练功,我保证,绝不乱来。”

    他的保证顾雪姿未必信,不过他说半夜翻墙进出这话,打动了顾雪姿,想了想,道:“那行,不过房子我帮你租,哼哼,想弄鬼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顾雪姿说是帮着租房子,阳顶天以为最少也要明天呢,结果才吃过饭,还没等晚自习铃响,手机到先响了,顾雪姿打来的:“带上你的东西,来红星路找七栋,我在路口等你,不许跟别人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这么热心。”阳顶天总觉得这里面好象有阴谋。

    不管了,能搬出去肯定好,也没什么收拾的,一个大包就行。

    打个的到红星路,顾雪姿果然在路口等着,一袭淡红色的吊带松紧波西米亚雪纺裙,配着垂肩的长发,站在电线杆下,几乎成了一道风景。

    来来往往的人,就没有不回头的,就那的士司机,边收钱还边偷看,结果找着钱,顺手又把阳顶天递给他的二十块一把找了回来。

    阳顶天暗暗摇头,把那张二十块的塞回他手上,司机老脸一红,顾雪姿却就看见了,扑哧一笑。

    “二栋,三楼,一室一厅,你看怎么样?”顾雪姿带路往里走,指着靠里的一幢楼,问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阳顶天点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着?我帮你租房子不乐意?”顾雪姿眼光又斜上了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。”阳顶天连忙摇头:“姐这样的大美人肯帮忙,那是多大的荣幸了,你没看刚路边那些人火热的眼光,那种羡慕妒忌恨,都快把我烤熟了。”

    即然知道顾雪姿私下里不戴面具的时候,也就是个普通女孩子,阳顶天自然也就油上了。

    顾雪姿果然扑哧一笑,给他一个大白眼:“算你识相,告诉你,就这里了,我已经帮你交了两个月房租,每个月八百,刚好到放假,乐意也得乐意,不乐意,还得乐意。”

    “坚决乐意,万死不辞。”阳顶天做了个很夸张的动作,顾雪姿又咯咯乐了。

    顾雪姿先就拿了钥匙,上楼,进房。

    说是一室一厅,其实不小,三中这边是老城区,而红星路这边,以前是市政府所在,不但环境优美,房子也相对宽敝,不过有些陈旧就难免了,但阳顶天不在乎这些。

    房子打扫过了,有简单家具,床沙发什么的都有,甚至还有炊具,阳顶天觉得不错,而且就算不满意,那也得夸一句,道:“真不错,雪姐,这么好的房子,你怎么一下就给租到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这种小马屁,顾雪姿果然很受用,不过下一刻就暴露了真面目,她有些小得意的拉阳顶天到窗口,指了指对面的一幢楼:“看到没有,那边的四楼,绿色窗帘的,我就住那里。”

    顶天张大嘴,一时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这不等于就在她眼皮子底下吗。

    果然,顾雪姿眼珠子转动,一脸得意洋洋:“你随时在我的监视之下,练功就练功,敢打什么花花主意,哼哼,趁早死了这个心。”

    阳顶天还能说什么,无条件投降呗,看他傻张着嘴,顾雪姿笑得更欢畅了,不过阳顶天也终于暴出了一句:“原来窗对窗,那我可不可以偷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顾雪姿扬起小粉拳,但随即就笑了,一脸俏皮:“哼哼,我那屋比你高一层,你这屋里,我明察秋毫,但我那屋里,哼哼,除非你有天眼,否则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岂不吃亏了。”这话没什么营养,关健是,他做了一个双手护胸的动作,果然就把顾雪姿呕心到了,拿小粉拳捶他:“才没人要偷看你,那么臭。”

    看阳顶天安顿下来,顾雪姿道:“行了,你先安顿下来,我还得去学校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匆匆忙忙的去了,做为教师,她还是非常负责的。

    阳顶天收拾了一下,也无事,就玩游戏。

    正玩得起劲,手机突然响了,一看是顾雪姿来的,再一看对窗,顾雪姿的窗子果然亮了,正站在窗口往这边看了,一看时间,九点半了。

    阳顶天接通,顾雪姿直接就问了:“阳顶天,你到哪里去了。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