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2227 这是一种亨受

作者:九月鹰飞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【努努书坊 www.kanunu6.com】

    顾雪姿租的,是两室一厅的房子。

    配置到是不错,一长两短的沙发,有茶己,还有电视,然后贴了墙纸和一些小饰品,看上去即干净又温馨,女孩子就是这样了,租屋也能弄得漂漂亮亮的。

    阳顶天到沙发上坐下,顾雪姿跪在沙发上,给他揉着后脑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亨受,阳顶天却想起顾雪姿刚才鬼叫鬼叫的,先以为有流氓,现在一看,别说流氓,鬼都没有,阳顶天就好奇了:“雪姐,你刚才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老鼠。”这一说,顾雪姿也记起来了,顿时一脸惊骇,指着其中的一个屋子:“我屋里进了老鼠。”

    话音里,竟还带着了哭腔。

    居然是一只老鼠,阳顶天简直要哭笑不得了,不过呢,女孩子怕老鼠不稀奇,一般女孩子都怕老鼠,不怕老鼠的,除了变态,就是给生活磨平了一切温柔触角的老女人。

    “这种老屋子,可能是容易进老鼠。”阳顶天点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啊?”顾雪姿几乎真的要哭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帮你把老鼠捉掉。”阳顶天起身,两个屋子门都是打开的,只不过另一个屋子没开灯,阳顶天看了一眼:“雪姐你一个人住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小小本来一起住,不过这死丫头最近找了个外国男朋友,天天在开发区那边住,这个死丫头,老鼠就是她屋里钻出来的,呆会看我不打电话骂死她。”

    顾雪姿娇嗔薄怒,看得阳顶天眼光发直——这才是顾雪姿的真面目啊。

    阳顶天进顾雪姿屋里,屋中一床一柜,居然还有一个梳妆台,床上凉席上是粉色的小被单,可爱的小熊枕头,墙上还挂着一只粉粉的小兔子,那两只粉粉的小眼晴,嗯,跟阳顶天先前看到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但让阳顶天尴尬的是,床上还有一些衣服,显然是顾雪姿出浴后要穿的,丝绸吊带睡衣,小内裤,当然还有罩罩。

    顾雪姿先前忘了这个,自己一眼看到,顿时娇叱一声:“闭眼。”

    阳顶天都给她吓一跳,慌忙闭上眼晴,心中好笑,嘴上装傻:“怎么了,是不是你看到老鼠了,闭上眼晴做什么啊,难道母老鼠在洗澡,那更好啊,刚好捉个活的。”

    本来有些尴尬,给他这么一油嘴,顾雪姿到是扑哧一下又笑了,飞快的扯过床单盖住衣物,道:“可以睁眼了。”

    阳顶天睁开眼晴,眼角余光扫一眼顾雪姿,可就叹气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光顾着拉被单遮住衣物,却没想过要穿上衣服遮住自己,还一条浴巾裹在那里。

    阳顶天只好岔开心思,眼晴四下一扫,道:“老鼠在哪里呢,没看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它肯定还躲在屋里。”顾雪姿颤声叫,人就躲到了阳顶天身后,手还抓着了阳顶天衣服。

    “雪姐你别动,老鼠就在床底下,我把它抓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老鼠就在床底下,顾雪姿一声尖叫,一下就跳到了床上,跳着脚叫:“快,快,快把它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结果她这一跳一叫,把老鼠给吓着了,居然一下就窜了出来,想往门外跑呢,阳顶天见了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:“姐姐呀,你威力真大。”

    阳顶天一俯身一伸手,就抓住了老鼠尾巴,那老鼠其实就是个小老鼠,比阳顶天的手指长不了多少,到是凶,给阳顶天提在手里,它还呲牙咧嘴的,吱吱有声,竭力想弓起身来来咬阳顶天呢,又怎么咬得到。

    可顾雪姿不知道啊,一看阳顶天提着老鼠的样子,尤其老鼠弓着身子要咬他,顿时尖叫起来:“呀,它咬你了,呀,快扔掉它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怕,它咬不到我的。”阳顶天漫不经心的把老鼠甩了几个圈子,那小老鼠狡猾得很,一看不对,四肢一直,装死了,顾雪姿一看,叫道:“它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装死。”

    雪姿顿时又叫了起来:“快把它扔出去,扔得远远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先打死它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顾雪姿却又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?”阳顶天不解的看着她,难道对老鼠也有同情心,他没猜错,顾雪姿竟真的点了点头:“不要打死它了,也是个生命,它还小,也有爸爸妈妈的,要是找不到它,该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阳顶天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暗暗摇头:“姐姐呀,你不应该教高中,你应该去教幼儿园啊。”

    不过到也不坚持,道:“那好吧,我从窗口扔出去,你放心,老鼠摔不死的。”

    提着小老鼠,掉到了窗外,但顾雪姿这会儿又担心了:“那它还会不会又爬进来。”

    阳顶天再次无语,很想点点头,再吓她一下,不过看她俏脸发白的样子,到又不忍心了,摇摇头,道:“老鼠是一种胆子小却又特别聪明的小动物,在你这屋里受了惊吓,它这一辈子都不敢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顾雪姿拍拍酥胸,随即却又担心的道:“不知道屋里还有没有老鼠。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看看吧。”阳顶天其实不用看,气机感应,屋中但凡是活物,绝对瞒不过他,。

    不过得要做样子给顾雪姿看啊,先把床底下看了一遍,床底下码着一些鞋盒子什么的,到并不显得特别杂乱。

    然后是柜子,美女就是美女,那衣服多得啊,睡衣就好几件。

    “你这屋里绝对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顾雪姿一直站在床上,提心吊胆的看着他,听了他的保证,这才长吁了一口气,却又道:“不知小小那屋里还有没有,先前就是从她屋里钻出来的,死小小,我要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阳顶天于是只好又把隔壁屋里再搜了一遍,同样没有,然后索性再又把客厅厨房全搜了一遍,道:“都没有,只剩卫生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呀,那里面没有,你不要进去。”顾雪姿呀的叫了一声,原来她先前在洗澡,出来到睡屋换衣服时,刚好看见老鼠大人巡街,就给吓到了,卫生间里,还泡着换下的内衣什么的没洗呢,可不能给阳顶天看见。

    阳顶天当然也明白,道:“那应该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顾雪姿终于有了点笑意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姐呢,这么客气做什么?”阳顶天笑。

    “这话我爱听。”顾雪姿还他一个略带俏皮的笑脸,妩媚无敌,道:“辛苦了,有冰淇淋,我给你拿一个吧,你坐。”

    阳顶天在沙发上坐下,顾雪姿给他拿了个冰淇淋,自己也拿了一个,边吃边道:“对了,你先前怎么突然一下就到了窗子上面啊,我魂都给你吓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到你喊,不知出了什么事,所以没走楼梯,直接就跳窗再从下面攀上来了。”阳顶天解释。

    “四楼这么高你能攀上来?”顾雪姿有些不相信:“你要是坏人那不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太有杀伤力了,阳顶天差点给冰淇淋呛到,心下直翻白眼:“我要是坏人,早把你把做冰淇淋吃掉了。”

    吃了冰淇淋,阳顶天说还有点儿作业没做,告辞回来,这回当然不走窗子了,走的楼梯,到家里没多久,才做了两道题呢,手机响了,还是顾雪姿打来的,难道又进老鼠了?

    阳顶天接通手机,道:“雪姐,怎么了,什么事?”

    顾雪姿在那边犹豫了一下,声音有些小,道:“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阳顶天呆了一下,她的话声不高,但这声音,这语气,太有杀伤力了,是个男人就拒绝不了啊,阳顶天想也没想,道:“那我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顾雪姿好象似乎又想拒绝,好象又不敢,电话里沙沙的,却没有她的声音。

    阳顶天穿上衣服,想一想,把作业也带上,锁上门,过来,敲了两下,顾雪姿开了门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